今年4月底开始的土耳其国际国防工业博览会上

【美国小型客机坠毁】

土耳其“阿爾泰”主戰坦克。供圖:張曦

1985年1月,土耳其議會通過了關於獨立國防工業開發的相關法令,開始加大對國防工業投入。此後,隨著美國武器禁運的停止,土耳其獲得了一段較長時間的發展期,開始廣泛開展國際合作並積極推動武器裝備自主研發,逐漸實現了基本武器裝備的自給自足,所研發武器裝備在國際上小有名氣。

之後不久,土耳其獲得許可開始生產F-16“戰隼”戰鬥機。國內組裝生產加上原裝進口,土空軍後來擁有的“戰隼”戰機多達240架,成為空軍中堅力量。

同時,土耳其自行研製生產了“卡普蘭”裝甲戰車車族、“刺蝟”防地雷反伏擊車等。他們對外來技術消化吸收後研製的TR-300型遠程火箭炮、J-600T“閃電”彈道導彈、“可汗”彈道導彈在性能上也可圈可點。

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後,土耳其幸運地避開了戰火。1952年,土耳其加入北大西洋公約組織,開始融入歐洲,與歐美國家一起對抗蘇聯。幾乎與此同時,土耳其依托原奧斯曼帝國遺留下來的工業體系,開始向現代工業國轉型。但是從冷戰早期的情況看,土耳其軍隊的武器裝備當時還是依靠西方盟友的支持。

“抱團取暖”拓寬軍貿之路土耳其武器裝備的研發與生產,目前已經能夠滿足土軍絕大多數裝備需求。通過開拓軍火出口市場,2018年土耳其先後出口了價值20億美元的軍火。

在武裝直升機研發上,土耳其與意大利阿古斯塔·韋斯特蘭公司合作研製了T129武裝直升機。然而,這種直升機只能算輕型武裝直升機,在敘利亞作戰時還有一架被擊落,顯示出其防禦和抗墜毀能力還有待提升。

土耳其的軍火出口具有鮮明的“抱團取暖”特點,其傳統出口區域是與土耳其交好的伊斯蘭伙伴國。在這方面,土耳其優勢明顯。比如在巴基斯坦陸軍武裝直升機選型中,土耳其T129直升機雖然在防禦和抗墜毀能力上有所欠缺,仍然贏得了30架的訂單。此後不久,巴基斯坦又與土耳其簽署了購買4艘島級輕型護衛艦的合同,並積极參与到土耳其TFX第五代戰鬥機的研製計劃中,進一步深化了土巴合作。

今年4月底開始的土耳其國際國防工業博覽會上,下一代ATAK-2型重型武裝直升機木質全尺寸模型首次展出。這種10噸級的武裝直升機若研製成功,將成為繼AH-64“阿帕奇”、米-28N“暗夜獵手”、卡-52“短唇鱷”等機型之後又一款重型武裝直升機。

然而,隨著2011年敘利亞內戰爆發,土耳其這個關鍵鄰國後來捲進了戰爭。在一系列國際問題上,土耳其與俄羅斯越走越近,更在近年做出了購買S-400防空導彈系統的決定,招致北約盟國一致反對。美國取消了土耳其在F-35隱身戰鬥機項目上的合作伙伴國地位,但也未能讓土耳其改變主意。

有著相當規模陸軍的土耳其高度重視地面裝備發展。目前,土耳其陸軍主要裝甲突擊力量由德國“豹2A4”主戰坦克擔綱,它的性能仍停留在上世紀80年代水平,在敘利亞作戰時數次被擊毀。為此,土耳其與韓國開始共同研製新一代“阿爾泰”主戰坦克。這種主戰坦克融合流行的“城市戰”思想,力圖打造出一種“三代半”主戰坦克。

“全面撒網”開展對外合作和自研上世紀80年代,隨著武器禁運解除,土耳其迅速“惡補”了一批新型武器裝備。在購買的同時,它還利用當時相對較好的國際環境,開始了廣泛的國際合作和武器裝備研發生產。

航空母艦被很多國家視為海軍戰略力量的實力擔當。在研製航空母艦方面,土耳其海軍也在不懈追求下終成正果。在西班牙幫助下,以“胡安卡洛斯一世”號戰略投送艦為基礎設計建造的“阿納多盧”號輕型航母已經下水。雖然土耳其在短時間內無法從美國獲得艦載機,但這無法阻止該航母發揮作用,它很可能會暫時以直升機母艦或兩棲攻擊艦的身份出現,直至有一天找到合適的艦載機。

此外,土耳其還在不斷拓展中東、北非、中亞、東南亞等地區的伊斯蘭國家軍火出口市場。2017年10月,土耳其“卡普蘭”MT中型坦克出現在印度尼西亞的閱兵式上,使土耳其國防工業的影響力延伸到了東南亞,也再次讓人們看到了土耳其軍火貿易走向更廣闊市場的有力步伐。

在土、美關係緊張的形勢下,土耳其更加感到國防工業自主化的重要性。今年7月,土耳其國防工業第11個發展計劃提交議會討論,計劃提出在2023年,即土耳其共和國成立100周年時,將國防產品的國產率從目前的65%提高到75%,將國防產品出口額從2018年的20億美元增長到102億美元。根據計劃中提到的有關方案,土耳其將向所有國防工業企業包括中小企業提供財政支持。

在研製下一代戰鬥機方面,土耳其是第一批參與到美國F-35隱身戰鬥機計劃中的國家。

除了在研發傳統武器裝備方面有一定作為,土耳其還積極研發尖端武器。土耳其埃塞爾森公司自主設計研製的TUFAN電磁軌道炮據稱已經完成武器化集成併進行了試射,未來可能安裝在軍艦上,用於對付空中目標,還有可能用來摧毀來襲導彈。

被“逼”出來的國防工業夢土耳其地緣戰略位置十分重要。這片土地曾經被幾乎所有橫跨歐亞的大帝國征服過。血的歷史教訓,加上現實所催生的憂患感,讓土耳其走上了一條“極力開展對外合作與提升自主研發能力並重”的兵器研發之路。

那麼,土耳其為何越來越強調“自主”“合作”?當前他們在武器裝備研發方面取得了哪些成果?今後會朝哪個方向發展?讓我們邀請有關專家為您解讀——

上世紀70年代,土耳其與希腊展開對塞浦路斯島爭奪,加上土耳其向美國大量走私毒品,美國對土耳其實行了武器禁運。這次武器禁運使土耳其軍隊在相當長時間里無法獲得先進武器裝備,戰鬥力嚴重受損,空軍規模因戰機老化等問題一度縮小了50%。上世紀80年代初,土耳其還在使用F-100“超級佩刀”這樣的老戰機。

2017年6月,沙特阿拉伯以卡塔爾資助恐怖組織、利用半島電視臺干涉內政等為由,聯合其他國家對卡塔爾進行政治施壓、外交孤立。在這種形勢下,土耳其公開力挺卡塔爾,為其提供經濟、政治和安全援助,幫助卡塔爾挺過了艱難時期。2018年8月,卡塔爾宣佈向土耳其投資150億美元,併購買了研製生產“阿爾泰”主戰坦克的BMC公司49%的股權,今年3月更是宣佈採購100輛“阿爾泰”主戰坦克,成為這種主戰坦克的第一個用戶。

隨著在S-400防空導彈事件中丟掉採購F-35隱身戰鬥機“入場券”,土耳其一方面考察購買蘇-57隱身戰鬥機的可能性,另一方面開始與他國合作研發TFX第五代戰鬥機項目,其全尺寸模型已在今年第53屆巴黎國際航空航天展覽會上展出。

由於歷史上土耳其與他國海上爭端較多,來自海上的現實壓力也不小,因此海軍建設也是土耳其國防現代化的重點。土耳其海軍上世紀80年代初向德國購買的護衛艦已經老舊,隨著國內工業化水平的提高,以及通過技術轉讓不斷獲得造艦經驗,土耳其在新世紀啟動了一系列造艦項目。首先自主設計建造了島級輕型護衛艦練手,2013年又宣佈建造8艘TF-2000型護衛艦,以提高土海軍防空能力。

近年來,土耳其在武器裝備領域日益凸顯出自主性特征。這一特征不僅體現在進口和使用武器裝備上,也體現在研發武器裝備上。有專家認為,土耳其在這方面的“特立”恰恰來自於他們的“不獨行”。事實可能也確實如此。近年來,土耳其廣泛尋求合作,積極消化、吸收國外先進技術,在滿足自身武器裝備需求的同時,對外出口軍火步幅加大,這無疑增加了該國“特立”的底氣。

盟友的武器禁運讓土耳其痛定思痛,開始謀求加快自身國防體系建設。在禁運期間,土耳其開始與蘇聯接觸,以獲得來自社會主義國家的支持。

11月24日,土耳其無視外界干擾宣佈開始測試S-400防空導彈系統。

杨幂拍戏被偶遇音乐人黎小田病逝沙溢为胡可庆生娜扎回应英语争议彭磊吐槽奇葩说高以翔曾饰演吉喆全球首例共享母亲网曝张亮假离婚体操冠军偷窃入狱携号转网新规施行阿凡达2完成拍摄美国小型客机坠毁酒井法子新恋情网曝青簪行换男主陈星弼院士去世杨洪武因心梗逝世马龙2-4张本智和花木兰新海报广州地铁发生塌陷音乐人黎小田病逝郭富城设奖拼三胎伦敦北部传爆炸声临盆孕妇被司机赶劳荣枝押解回南昌冬奥会志愿者招募彭磊吐槽奇葩说唐山4.5级地震昆明下雪天价施救费通报高晓松谈马云唱歌